有点宅,十分腐,恋声转恋文,爬过FSN,大小篮球,bleach,头d,aph,杀人网球,全职高手,无节操横跨acgd,现在开始萌真人影视,琅琊榜大好,伪装者最高

[周翔]你喜欢不如我喜欢

[周翔]你喜欢不如我喜欢

加了一个愉快的群,把文献给群里的大大们
继续练肉,时间线有点乱,请见谅
周队视角的捆绑play(羞
单引号的内容是想法,不是说的话,没办法,无口枪神的心理戏太多了,汗。

——————————偶是正文的分割线—————————————

漆黑一片。周泽楷眨了下眼,眼皮和睫毛上的阻滞感让他更确信自己的感觉,黑暗是因为眼睛被蒙住了。
身下的柔软床铺和洗涤剂的味道让他明白自己应该还在自己的床上,但是手似乎被固定在了什么地方,手腕上传来柔韧却牢固的捆绑感觉,周泽楷不敢太用力挣,怕伤到宝贵的手。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要呼救吗?正常情况下应该呼救吧?周泽楷张开嘴,又阖上,又张开,但最终也没发出声音来,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听到开门的声音,然后是脚步声,周泽楷虽然看不见,但还是把脸向印象中门的位置转去,并用力抿紧嘴唇,露出(只有江波涛才能理解的)质问的表情,也不知表情是否会被眼睛上的布阻挡效果,周泽楷心里默默的想。
突然一片光亮,视线白茫茫什么也看不见,刺眼的感觉差点逼出他的眼泪,在短暂的失明中,布条从眼睛的位置下拉到嘴的位置,期间还弄痛了他的鼻梁,然后抽紧,卡住他的嘴唇,本就偏重装饰作用的器官更失去了原本的功能,现在想说话也说不出来了啊。

好不容易又可以看见了,可是周泽楷对眼前出现的人觉得不可思议,又用力眨了几下眼,真的是他:孙翔!?
孙翔还是平时的样子,又酷又拽鼻孔朝天,因为躺着的关系,是真的可以完全看到鼻孔哦。
‘什么情况?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是你干的??’周队脑中飞过无数弹幕,同时无辜的睁大眼睛冲孙翔摇了摇头。
但孙翔的表情立刻变了,泫然欲泣的样子,‘你哭什么呀,我才想哭好不好,莫名其妙被放倒在这里!’更加用力的摇头,还呜呜了两声示意‘快帮忙放开我!’
孙翔的表情更悲伤了,挪动脚步慢慢蹭到床边坐下,抬起手来摸周泽楷的脸。
惊!这个人一定不是孙翔!周泽楷觉得自己也想哭了,虽然覆盖在脸上的手十分温暖,但还是被一股寒意包围了。
“你又冲我摇头,你只会对江副点头对不对?你只会对他笑。”
‘啊啊啊什么情况!’更疑惑了,孙翔到底怎么了?
“你讨厌我对不对?恩,你只喜欢江波涛。”孙翔吸了一下鼻子。
‘不是啊,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也不是只喜欢江波涛啊啊啊’周泽楷觉得有点吃力,高速弹幕太累了。
“就算要离开,你也只和江副一个人告别对不对。”孙翔继续自问自答。
‘离开?谁?我要离开?’周泽楷觉得心有点累。
“反正你要走了,以后可以再也不用看见我”孙翔又抽了一下鼻子,“如果觉得恶心就把眼睛闭上,反正就是被狗咬了一口的样子。”一边自暴自弃的说着一边亲了上来,细细描绘周泽楷的眉眼。
‘谁要走啊!还有,你不用把自己比成狗啊!啊,居然自说自话亲过来了,靠!’濡湿的感觉从眉骨上传来,孙翔的手很温暖,但嘴唇却很凉,慢慢下移到眼皮,周泽楷本能的闭上眼睛,然后感到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一僵。
“呵”,自嘲的笑声,和印象中孙翔的骄傲感觉完全不同,“对,就这样闭上眼睛”。
嘴唇划过鼻梁、脸颊、下巴,移到喉结上。掠过嘴唇是因为嘴被绑住了吗?突然身上一凉,原来不知不觉睡衣已经被解开了,周泽楷有点尴尬的扭了扭,但是衣服前襟已完全被剥开,只是因为躺着在加上手被绑,所以仍挂在手臂上,温暖的手抚上前胸,摩挲着下移,胸肌、肋骨、侧腰、胯骨,而微凉的嘴唇还在脖子和锁骨附近徘徊。为了方便动作,孙翔从侧坐在床边改为双腿分开骑跨在周泽楷身体的上方,但过程中嘴唇却一直没有离开。
周泽楷终于开始镇定一点,分神打量周围的情况:自己的手是被类似床单撕扯的布条捆住了,布条很宽应该不会伤到手,但是另一头却延伸到床边然后弯下去看不到绑在哪里。手腕用力拉了两下,似乎很牢固确实无法挣脱,心里叹了一口气低头想看还在自己脖子上磨蹭的孙翔,结果“啪”一声磕到了,下巴好酸,同时孙翔捂住鼻子竖直了身体,眼眶里似乎有泪水在打转。
“哼,现在反抗不觉得太迟了么。”孙翔虽然单手还捂着鼻子,但语气似乎又恢复了平时那种拽的二五八万的样子,然后右手往下滑入宽松的睡裤摸上了那个敏感位置。
‘嘶。。。’枪王心里倒抽一口冷气,终于意识到这不是开玩笑,也不是什么恶搞节目,自己好像真的是要被上的节奏,周泽楷慌了,开始挣扎,但是弱点被握住,怎么挣扎都好像是迎合,枪王急得汗都冒出来了。
而同时,年轻斗神的喘气开始变得粗重,给房间里增添了暧昧的气息。

细白的牙齿咬住绸质的内裤向下拉扯,周泽楷有点后悔为什么要穿那家品牌提供的赞助商品,虽然舒适却狭小没有安全感,现在更是完全没有遮挡作用。
最终,内裤没有完全脱掉,而是和睡裤一起卡在膝盖的位置,周泽楷觉得很羞耻,不管是自己凌乱的衣服,还是孙翔眯起眼睛欣赏自己赤裸身体的表情,还有这眼看着就要被上的状态,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双重寒意让枪王有点微微发抖。

纤长的手指抚上脸颊,尽管因为各种原因孙翔脸上的表情有点扭曲,但仍无损于那得到赞助商一致认可的容颜,反而增添了凌虐的美感,拇指轻轻摩挲着嘴唇边布条的勒痕,带着寒意的唇又凑近了,落在脸颊上。“没关系,很快你就不用在看见我了,对吗?”低哑的声音听上去就像在哭,然后唇又印了下去。
脸被舔的湿漉漉的,双人的重量重叠在一起,让自己陷入身下的床上,周泽楷收紧了下颌,全身肌肉紧绷。
孙翔恋恋不舍的移开唇,又落到胸口在上面轻啄着,右手在下身继续点火,周泽楷低低的呜咽着,不安扭动身躯。
“不会让你难过的。”已经不那么冰冷的唇又跳跃到耳边,吻向耳垂,灵巧的舌头顺着耳廓轻舔,湿热的气息不断吹进耳朵里。
这忽上忽下毫无章法却又极为煽情的动作让枪王头脑发晕,眼眶也觉得有点湿润,那个一直被抚摸着的地方反应就更大了。

眼对眼的凝视了一会儿,孙翔突然笑了;“不难受的,对吧?”
一直在下身肆虐的手终于松开了,周泽楷舒了一口气,但下身的胀痛却明显起来,男人果然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啊。枪王收紧手指,握拳,又松开,企图分散注意力。
此时孙翔完全爬伏在他的身上,看不见他在做什么,但不时可以听到隐忍的低低呻吟,似乎很痛苦又压抑,“嗯...帮帮..我...额啊。”另一个炙热的器官贴在自己大腿上,颤抖着,烫的周泽楷魂都要飞走了,无比惊恐瞪大了眼,身体不安扭动“别动...啊...啊...我会...用不上,力。”断断续续的声音有点闷,从耳朵边上传来。
‘要被上了’弹幕开始哀嚎。但孙翔好像没有下一步动作了,仍趴在他身上,时不时的抽搐着,带出浅浅的低吟。


似乎过了很久,又好像只过了一会儿,孙翔终于扶着周泽楷的肩膀借力撑起身体。
又是那个好像要哭出来的笑脸,周泽楷心里涨涨的,似乎刚才的恐惧变弱了,还不等他反应,温暖的湿嗒嗒的手又握住了已经抬头的分身,枪王身体一僵,顿时没有了平时一往无前的气势,甚至胆怯的闭上眼睛,然后感觉眼皮被轻舔着,“看着我,好不好?”弱气的完全不像平时骄傲的斗神,再次睁开眼,近距离的从另一对眼眸中看到自己的倒影,映在一双仿佛哭泣的浅色瞳孔中。然后,敏感的分身被另一只手引导这触碰到一个湿润柔软的地方。
‘不行的,你会受伤!’完全不是逃脱被上命运的安心,枪王似乎更惊惶了,激烈的挣扎着。但孙翔好像是被什么刺激了,一咬嘴唇就坐了下来。
‘好痛。’周泽楷觉得自己冷汗都要下来了,敏感的分身骤然进入到一个极度窄小的地方,虽然很温暖,也很湿润,但是在太紧了,夹的他痛到快要萎下去。而明显孙翔比他更痛,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五官皱成一团,头低低垂在胸前全身颤抖着仿佛也无法纾解“...好像...真的...很痛啊”声音都变得颇有些无力“...网上...说的...果然...哈...啊...都是骗人的...”明明很痛,却完全没有退开的意思,依旧保持被插入的姿势跨坐在对方身上,“你呢...舒...舒服吗?”
断断续续的,让人血脉贲张、理智崩溃的呓语,还有被温暖包裹着的分身,一下一下被吸吮的感觉,明明可能是孙翔疼痛的痉挛,但周泽楷却好像渐渐兴奋起来,全身僵直。
“嗯...”孙翔痛苦的低吟,但是好像也缓过来了,无意识地扭动着让枪王的枪又硬了几分,抬起头甩了下头发,勉强的扯起嘴角,然后努力提起腰向上退了退,开始有节奏的摇晃腰肢。
“啊额!”呻吟,身体后仰,手自然的垂落形成仰跪的姿势,收紧手指掐住了枪王肌理分明线条优美的大腿,无力的膝盖则夹紧对方精壮的腰,后壁猛地收缩,让周泽楷倒吸了口冷气。
此时孙翔的眼已经完全迷离,衣服没有脱,T恤松垮垮的包裹着年轻细瘦的身体,下身却完全赤裸,小弟弟没精神的垂着,看来还是十分疼痛的样子。

‘放松...放松...很快就不痛了...’枪王的嘴还是被堵住,但他真的很想对眼前的人说话,哪怕是苍白的安慰。而顽强的斗神似乎什么都不在乎,一边抽冷气一边还是有节奏的摇晃腰肢,不知道是不是出血了,反正就是越来越湿滑,出入也变得顺畅了。周泽楷却还是什么也做不了,随着孙翔的摇晃起伏,理智在一点点抽离,快要无法克制抬腰抽插的本能,隐忍的汗顺着鬓角流到头发里。能感到那紧致的小穴变得柔软,想要更用力,想要把他压倒而不是这样不紧不慢的磨蹭,想要用失控的速度在不断收缩的内部冲撞,呼吸急促,胸腔剧烈起伏着,但陷入嘴角的布条阻碍了正常的呼吸......
不知是急促的呼吸声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本身陷在困境中的小家伙终于注意到了他家队长的窘境,体贴的解开绑在他脑后的结,撤下阻挡呼吸的布条。而动作过程中的位置移动似乎让两具身体紧紧连接的部位触碰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地方,孙翔惊喘一声跌坐下来,使嵌入身体的肉刃到了一个新的深度。
终于,失控了,腰力出色的队长开始主动出击,直到眼前炸开一片白光,而孙翔粗喘,尖叫,狂乱的颤抖着,抓住床单的双手指节发白,内里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击,直到感觉到一股热流喷洒在身体里面,才全身脱力的倒下,跌在枪王粗喘起伏的胸膛上。


用尽全身力气的孙翔趴着休息了许久才又撑起来,吻了一下队长的额头,这时周泽楷才感觉到,他的唇似乎还是冷的。
“真可惜,不能吻你的唇”,依然是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再见,很快就可以再也不见了,你讨厌的我。”
‘不是’周泽楷想说,‘这里面一定有误会’他想解释。
身体瘫软的孙翔花费了很大力气才爬起来,缓慢的整理好衣服,倒退着离开,“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你的。”眼睛一眨,滑下一滴眼泪,即使在爱欲狂潮中都忍住了的眼泪,即使痛得浑身发抖也忍住的眼泪,即使苦笑了无数次也忍住了的眼泪,终于还是滴了下来。
想起身挽留,想帮他擦干眼泪,但手却依旧被束缚着无法挣脱,周泽楷焦急的张望着想找办法,他从来没有如此痛恨多自己的无口。
孙翔终于退到了门外,没有再说什么,门慢慢阖上。

——————————————
“等等!”周泽楷猛地坐了起来,单手前张似乎要抓住什么,一室阳光晃的他睁不开眼。
愣了很久才回神,似乎是昨天下午,孙翔气鼓鼓的跑道他跟前,说了句什么“就算要退役你也不告诉我,你要一个人偷偷走吗?那我们就再也不要见了。”然后扭身跑了,吃晚饭也没见他,后来自己就做了个无聊的噩梦。
等等,无聊吗?是噩梦吗?好像不是吧?看了看薄被下一塌糊涂的睡裤,周泽楷苦笑了。

后来,枪王以他无与伦比的行动力把斗神收入囊中。
再后来,斗神无意中得知轮回有定期组织退役队员活动的惯例,往往是队长和副队组织的。
再再后来,枪王听亲密爱人闲话家常的时候说道,小时候妈妈的教育,只有相爱的人才能亲吻嘴唇。
这些都是后话。

——————————————我是正文完结的分割线——————————————
自言自语——
我只是一个小透明,偶尔因为兴趣开始想学写肉文,各种作品和配对中选全职周翔这个西皮有三个理由:西皮本身感觉有爱又够黄暴、相关作品少吃不饱、最后就是我对二翔满满的爱,爱到想要把他草哭。
所以,我其实不想对任何其他的角色做什么事情,最多就是现在开始越来越爱我脑补的热烈爱着二翔的周队。
但是最近突然遇到了可怕的人。
所以
这是我最后写的有关周翔的东西,以后不会再写了,以前写的还没有完结的,暂时也不打算续了,如果有人在看,真的很对不起,虽然我本人最讨厌TJ;曾经答应过某位大大的叶莫的文,更加不敢碰,对不起。
还在写周翔的大大们加油,我爱你们,你们是真的勇士。

评论 ( 7 )
热度 ( 14 )

© reeb | Powered by LOFTER